中国G20峰会引领新一轮经济全球化

赵龙跃


  2008年G20峰会的正式启动,在全球治理领域结束了几十年来由美国主导的七国集团(G7)一统天下的局面,全球治理实现了从“西方协调治理”向“东西方共同治理”的历史性转折。随着协调人会议、工作组会议、部长会议和首脑峰会工作机制框架的不断完善,G20已经发展成为引领全球治理的重要平台,许多非G20成员国家也在积极参与,寻求在其中的利益和影响力。


  当今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不确定因素仍然很多;国际贸易增速缓慢,贸易保护主义有所回潮;国际规则区域化碎片化,多边机制面临挑战;全球治理机制落后,质疑全球化的势力在扩张。在这个重大的历史关头,中国G20峰会将承担着特别重要的历史使命,对于摆脱经济全球化困境、重构国际经贸规则、创新全球治理机制、推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一、摆脱经济全球化困境


  美国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经写道,全球化犹如黎明前的曙光,我们既不能启动全球化,也不可能阻挡全球化,我们应该研究的是如何从全球化的发展中获取最大的利益,而尽量减少其不利的影响。目前的全球化是一个非均衡发展的全球化,它一方面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增长,另一方面也给世界带来了严重的不平衡:


  首先是发展的不平衡和利益分配的不平衡,包括国家之间的不平衡、国家内部地区之间、产业之间和社区人群之间的不平衡;其次是资源环境消耗的不平衡,广大发展中国家一直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位置,不得不以资源和环境换取经济的增长,造成资源开采过度、环境污染恶化;再次是制度规则的不平衡,长期以来国际规则主要是在美欧国家的主导和操纵下形成的,首先体现的是美欧等发达国家的利益和需要。这些规则不仅没有考虑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而且有些规则还是专门针对甚至用于限制具有后发展优势的国家。摆脱非均衡全球化的困境,世界需要一个更加均衡、包容和公正发展的全球化。


二、重构国际经贸规则


  金融危机以来,国际社会所面临的问题不仅是经济的恢复与发展,而且是治理机制和国际规则的重构与创新。在全球价值链时代,一方面是发展中国家传统的资源和劳动力成本比较优势将不再明显,国际贸易日益由最终产品的贸易转向中间产品的贸易;另一方面是国际贸易的增长更加依赖于外国直接投资和国际服务贸易,而国际投资和服务贸易直接关注的就是规则的优势。


  美欧发达国家高度重视国际规则的重构,他们不顾发展中国家所关注的发展议题和完善多边贸易体制的需要,而将主要精力用于推进《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和《诸边服务贸易协定(TISA)》等区域和超区域贸易协定的谈判,试图绕开世界贸易组织,继续掌控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重构的主导权。


  随着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变化,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和影响越来越重要,迎来了参与国际规则制定的重要机遇期。积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和全球经济治理不仅是我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战略选择,而且也是满足国际社会希望中国在重塑国际经济秩序过程中发挥更大作用的需要。


三、创新全球治理机制


  经济全球化需要有效的治理,有效的治理需要科学系统的制度设计和公正有效的组织体系,但是公正合理的制度和机制并不是自然形成的,中国的理念和实践将为改革完善全球治理体制发挥重要作用。


  首先是推动变革全球治理体制中不公正不合理的安排,争取各国在国际经济合作中的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推进全球治理规则的民主化和法治化,努力使全球治理体制更加平衡地反映大多数国家的意愿和利益。其次是要推动全球治理理念的创新发展,弘扬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理念,吸收人类社会各种优秀的文明成果,发掘中华文化中积极的处世之道和治理理念同当今时代的共鸣点,建立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再次是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维护开放型的世界经济体制,反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


四、引领新一轮经济全球化


  如果按照主要推动力来划分,非均衡发展的全球化大致经历了两个阶段,可以把19世纪之前的全球化算作是第一个阶段,其中的主要推动力是技术;然后到目前为止的全球化算作是第二个阶段,其中的主要推动力是技术和资本;新一轮全球化将是一个均衡、包容和可持续发展的全球化,主要推动力将是技术、资本和规则,中国将在引领新一轮经济全球化,推动平衡发展、联通发展和包容发展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首先是杭州G20峰会规则的引领,致力于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通过创新驱动发展,推进各国经济全方位的良性互动,减少全球发展不平等、不平衡现象,使各国人民公平享有世界经济增长带来的利益,这就是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核心。


  其次是“一带一路”倡议理念的引领,谋大势做实事,共商共建共享,互联互通,合作共赢。以政策沟通为基础,以设施联通、贸易畅通和投资融通为路径,实现民心相通、天下大同人类社会的最高目标。


  再次是科技创新、国际投资和国内市场等实力的引领,现在我国全社会科技研发支出年均增长20%以上,突破1万亿元,已经成为具有重要影响的科技大国和创新大国;我国对外投资的国际影响力日益增强,2015年我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到1200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存量首次突破万亿美元大关;在国际贸易方面,我国不仅是世界最大的商品出口国,而且是世界最大的商品进口国之一,年度商品与服务进口超过2万亿美元。


来源:商务部全球价值链与中国贸易增加值核算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