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包容协调,重塑全球价值链规则体系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  杨丹辉研究员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经济进入全面深度调整阶段。时至今日,危机对全球实体经济和国际贸易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由于总体需求持续不振,2013-2015年,全球贸易一改二战后延续几十年来的大势,已经连续3年出现增速低于同期世界GDP平均增速的情况。而危机催生的贸易保护主义也余波不断,贸易摩擦此起彼伏,并由传统产业向一些新兴领域渗透和蔓延。

  在全球经济艰难复苏、增长乏力的局面下,不得不承认,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科技研发、产业创新、贸易规则重构等方面的差距有所拉大。一方面,随着发达国家实施“再工业化”战略,制造业回流对全球价值链区位布局调整的影响有所加深。同时,新工业革命引爆科技和商业模式创新,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以及人工智能、VR等一批新硬件产业发展提速,成为全球竞争新的制高点。在这些新兴领域,掌握尖端技术的企业更加注重创新的内部化,以便将附加值最高的价值链环节牢牢控制在企业内部,新兴产业也由此开启了深度的垂直一体化,进而带动了全球价值链的新一轮整合和重构;另一方面,20世纪头十年一度活跃在国际分工体系之中、凭借资源禀赋和传统比较优势成为拉动全球贸易增长重要力量的新兴经济体,相继陷入结构性减速与周期性放缓的叠加期。结构调整举步维艰、国内宏观经济风险增大导致新兴经济体贸易和投资政策导向的利己主义和保护主义交织,对外开放似有“开倒车”之势。特别是拉美、非洲发展中国家不断爆出的债务违约、国际合作项目搁浅等问题,为世界范围内全球化进程蒙上了一层阴影。

  面对后危机时期错综复杂的国际贸易和投资形势,现行WTO主导的多边贸易体制难以适应国际竞争格局的变化以及不同成员的多元化利益诉求。鉴于现行多边贸易体制的局限性,发达国家的实用主义再次占了上风。凭借其掌控全球治理制度性话语权的战略能力,美欧等发达国家推出了TPP、TPIP等高标准、高层级的区域贸易协定,意图在未来全球治理中赢得先机。这些新型区域一体化安排固然在议题设置、组织架构和决策机制优化等方面做出了一些积极尝试,但应该看到,TPP是基于美国对其国家利益的精准识别,其战略动机在于维护美国企业供应链安全,固化并持续增强美国跨国公司在全球价值链微观治理体系中的领导地位。同时,尽管吸纳了一些发展中成员加入,但发达国家主推的新兴区域一体化平台不仅有可能放大WTO的碎片化风险,而且还为众多中小企业特别是发展中国家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树立了更高的技术和法规门槛,挤压了发展中国家融入国际分工体系的机会,进而对一些区域价值链造成一定损害。

  需要强调的是,重振全球贸易和世界经济,是各国新的历史使命,也呼唤更加开放、包容、协调的全球治理机制和规则体系。这无疑对诞生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最紧要关头的二十国集团(以下简称G20)峰会机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为其发挥影响力带来了新的机遇。实际上,近年来G20一直致力于通过不断完善全球经济治理,着力塑造面向行动、面向大众、面向世界的合力。2016年G20峰会由中国主办,如何推动设立能够落实前期峰会成果、切实改善全球贸易投资环境、为国际贸易注入新的活力和动力的议题,本身就是对中国作为主办国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度建设能力的一次大考。就目前创新增长方式、更高效的全球金融治理、强劲的贸易和投资、包容和联动式四大峰会重点议题的推进情况而言,中国日益国际化的视野以及高度关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国责任得以不断彰显,并实现了阶段性突破。其中,在贸易和投资议题负面,杭州G20峰会将进一步聚焦G20安塔利亚峰会有关“包容的全球价值链”的倡导,将协调、包容作为重塑全球价值链规则体系的目标方向。

  关于全球价值链包容性的界定,现阶段仍有争议,而对包容性的测度,则至今鲜有被学术界和各国政策制定部门广泛接受的重要成果。一己之见,全球价值链的包容性至少应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从微观主体层面来看,包容协调的全球价值链要能够为不同国家、不同规模、不同技术、不同所有制结构的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接入全球价值链公平而开放的通道,为其扫除开展贸易和投资、进而升级到更高价值链环节的技术壁垒和各种障碍,营造公平竞争、信息畅通的价值链微观生态,并能够充分保障后起国家企业获得合理分工收益、实现全球价值链治理地位提升的机会;在产业层面,既要理解新兴产业全球价值链生成、改进和优化的客观规律,尊重保护新兴领域领军企业研发创新的成果,也要为传统产业全球价值链的绿色化、智能化转型发展创造有利条件,打造能够提供多样化就业岗位、共融共生的全球产业系统;而在全球价值链宏观治理和规则体系层面,则要坚定支持维护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坚决反对抵制一切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和投资歧视,加强政策协调和能力建设,完善WTO、G20等全球经济治理平台,激发世界各国制度创新的主动性,广泛接纳不同国家和地区为重塑包容协调全球价值链所作的建设性努力。

  不可否认,当前全球化进程遇到了一些阻碍,但总体上仍在推进。全球价值链分工出现了一些新的趋势和特点,同时也蕴含着整合提升的空间。作为不断崛起的发展中大国,中国要当好G20东道主,充分发挥主办国在议题设置和合作推进等方面的引领作用,在增强自身制度性话语权能力的同时,为促使全球贸易尽快走出阴霾,构建更加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贡献中国智慧。


来源:商务部全球价值链与中国贸易增加值核算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