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组织论中小型企业融入全球价值链

   2016年10月12-13日,世贸组织(WTO)、深圳市政府与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在深圳联合主办了“2016全球价值链创新发展峰会”,重点探讨了中小型企业如何参与全球价值链以及相关一系列问题。


   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GVCs),作为全球贸易增长和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因素,它重塑了全球化生产和贸易模式。近年来,大量研究证实了参与全球生产链和经济快速增长之间的密切关系,加上因为具有极高的效率和极大的包容性,全球各个政府愈发地将全球价值链作为其设计经济社会政策的工作重点。


   在全世界大多数经济体,中小型企业(Small and Medium-sized Enterprises,SMEs)占就业机会的大多数,在有些国家甚至超过了90%。全球价值链为企业,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提供有价值的新市场机会,中小型企业是最能应对和适应迅速变化的全球需求。世界贸易组织副总干事易小准先生认为:在全世界范围内,我们正在失去一个重要的契机——未能将中小型企业纳入全球价值链。因此,全球各方政策制定者面临的关键问题在于如何为中小型企业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以及促进中小型企业在全球价值链中参与度并保证中小型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可以获得满足自身需求的收益。


   1、 当下全球化发展中探讨中小型企业的贸易之必要性


   在国际社会环境中,虽然没有一个中央政府可以主导国际贸易的发展,但是存在国际社会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比如对中小型企业来说,要遵循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原则,促进中小型企业包容性、可持续性发展,并且扩大全面、具有生产性的就业,提升全球就业率。


   (一)中小型企业相对于大企业来说,能够吸引更多的就业者,因此将中小型企业纳入全球贸易网络,可以提高就业率,以此更好地促进可持续发展。


   (二)将中小型企业纳入全球贸易网络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如清关方面,中小型企业会面临更大的贸易壁垒,在中国,做出了一项改革——“通关一体化”。电子商务的发展为中小型企业减少贸易成本,尤其是可以促成初创企业的发展,能够使中小型企业快速形成经济规模、生产模式。


   (三)全球价值链使中小型企业在价值链的某一环节中参与全球贸易网络,为中小型企业提供全球海外分销渠道,丰富贸易程度,最终促进中小型企业贸易与发展。


   2、 中小型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趋势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Javier Lopez Gonzalez博士认为:在当今全球贸易中,实际上存在着利益分配不均的矛盾,买家的政策容易被执政者遗忘。而全球价值链是一个具有热点的动态变化,它注重利益分配,使贸易双方了利益得到均衡发展。当下服务行业迅速发展,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愈发提升,增加产品附加值、工业岗位,促进全球价值链完善。


   世界银行集团高级经济师Gonzalo Varela先生认为:中小型企业大多停滞在制造业,产品附加值低,对GDP贡献不大,很难在贸易中取得利益优势。另外,中小型企业在全球贸易中面临着高昂的货物贸易关税、贸易不便利、区域合作贫乏等问题。


   综上所述,中小型企业在全球价值链地位低下,甚至可以认为中小型企业尚未融入全球价值链,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题目。随着关税壁垒的消除化,贸易便利化的提升以及区域合作的促进,中小型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朗。


   3、 中小型企业如何有效地参与并得益于全球价值链


   (1) 扩大中小型企业规模


   对全球价值链来说,一个企业的规模非常重要。很多小企业虽然参与国际贸易,但是因规模限制,小企业对全球贸易的贡献极小。中小型企业的规模决定了中小型企业参与到全球贸易的哪一环节以及他们所获收益的最大值。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小型企业规模也会受制于国家规模大小。联合国亚太经济社会委员会贸易、政策和分析处主任Mia Mikic发现:在亚洲地区,许多小经济体非常集中,小经济体内部的一些中小型企业可能无法真正突破国家经济体的瓶颈参与全球贸易。因此,要扩大企业规模,也要扩大国家发展规模,以此给予中小型企业更大的发展平台以及带动中小型企业全球化贸易。


   (2) 注重发掘电子商务之角色


   在较多国家,中小型企业可以达到总企业数的百分之九十。世界贸易组织首席统计师Hubert ESCAITH先生指出:中小型企业已经参与到全球贸易之中,并且在全球贸易中发挥着自己的驱动力作用,但与之相比更为重要的是让中小型企业能够参与到全球价值链的环节中。从B2B(Business-to-Business)的普及程度来看,电子商务可以成为搭建全球价值链的有效工具。他们二者应该更好地结合,从而达成相互促进发展的效果,而不是相互分离。


   (3) 智慧创造的制造转型


   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产品走向个性化、富有独创性至关重要。非洲开发银行司长Moono Mupotola女士指出非洲的未来方向在于需要将非洲生产的产品加上非洲地区特色,发挥自身优势,形成创新点。将产品从劳动密集型转向知识密集型对企业来说是走向创新的一步,结合金融科技、技术的联动性,可以保证中小型企业有效地并得益于全球价值链。要解决上述问题,完成智慧创造的制造转型,对中小型企业来说是提升自身企业价值的关键。


   4、 地方、国家和全球层面上的公共政策维度


   (1) 国际贸易的透明度与政策信息


   中小型企业参与全球价值链过程中,最大障碍在于国际贸易的透明度与政策信息,如关税阻碍、高物流成本、通关报关的时间成本,以及不了解自由贸易与自由关贸的协定。一些中小型企业因为存在信息获取的鸿沟,不知道该有的或者实际存在的优惠便利。大多中小型企业是依靠进口发展贸易的,因此当存在贸易障碍以至于他们无法进口时,加上自身因缺乏创新能力无法获取技术信息,他们就不能完全参与到全球价值链中。所以,我们应当加强现有的政策建设,保证中小型企业避免在全球化发展中陷于完整获取信息或者国际贸易透明度、政策信息的境地。


   (2) 物力、人力基础设施建设


   全球贸易发展有其自身的步调,在这之中有机遇、有挑战、有困难。较之等待机遇、迎合挑战,正视发展中的困难是重中之重。亚洲开发银行东亚局局长Ayumi Konishi认为:当下,发达国家会倾向于利用低成本“掠夺”最不发达国家的投资、贸易;低收入国家供应链不足;发展中国家政府对于贸易制定的政策强度不够。在这种全球经济环境中,为中小型企业提供区域、世界性的支持无疑是一强大的保障。


   基础设施建设是贸易发展之根,是支撑整个贸易的框架。“经济走廊”的出现促进物力基础设施建设,较强促进跨区域的贸易。发展水平的国家,参与全球价值链的环节和位置明显不同。发达国家的工人技能较高,参与全球价值链的增长速度较快,而发展中国家的垂直专业化导致在全球价值链中的低技能工人数量更多。改善技能培训、开发人力资本对于进入全球价值链来说非常重要。一些新兴经济体在理论专业和大学教育方面投入教育资源,而不是技术和职业教育。


   发展中经济体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尤为重要,他们可以将自身的产品运输至全球各地。一个经济体制创新能力要靠教育体制,并且应当勇于接受失败,敢于二次甚至多次尝试。在完善物力、人力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企业服务大多数受益人群的能力,为全社会价值谋求福利最大化。


   (3) 工业园区的角色和作为孵化器的出口加工区


   工业园区是一国政府根据本国自身经济情况和要求,运用行政手段在本国领域内划出一块区域,用于科学聚集、整合生产要素,使之成为适应市场竞争和产业升级的现代化产业分工协作生产区。工业园区对中小型企业的贸易、投资可起到示范作用,比如在对员工的教育政策、在经济利益的取舍决策,还有扩大企业规模的经验。在确定工业园区的角色工作上,需要采取综合性办法。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应当根据实际情况的紧急程度,集中于自身现实发展。相较于工业园区设立时,国家应当更注重设立后整个园区的融合。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司长Adnan Seric先生认为:可以采取协同一致的方法,让政府、企业、私营、各类组织自愿达成共识,从本地入手,生根发芽,自然形成投资,形成价值链。


   在孵化器与中小型企业之间,需要解决的重点在于双方的信任建立与利益机制问题。亚洲开发银行东亚局处长钱鹰先生呼吁:政府应当采取有效的主导作用,实现连接性,不仅使实体连接,还要让信息、金融连接,更重要的是让人与人连接起来,这样才能让中小型企业和整个出口加工区充满驱动活力。


   总的来说,将中小型企业纳入全球价值链中是一项需要全球不同经济体合作的议题,不仅可以使中小型企业和经济体获益,更可以驱动全球贸易体系完善化,实现可持续发展。

          (上海高校智库国际经贸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张磊整理)



来源:商务部全球价值链与中国贸易增加值核算数据库 - 商务部政研室